查看更多:申论

      历史上,富人在中国一直声名不佳。在个人修养上,中国人一直以“淡泊名利”、“不为五斗米折腰”为至高境界。对于富人,中国人创造了很多词形容其道德败坏,比如“为富不仁”、“无奸不商”等。

    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撰文指出,中国企业正面临企业社会责任的挑战性考验。那种资本无道德,财富非伦理,为富可以不仁的经济理论和商业实践,中国社会已经不能容忍。这番话,道出了绝大多数国人的心声。

    在当下的中国,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论调:“企业就是赚钱的”;“企业家应该一心一意搞经营”;“搞慈善是沽名钓誉、不务正业”。甚至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当前在世界各国广受推崇的“企业社会责任认证”是一种削弱中国产品竞争力的贸易壁垒。

    要理解成思危副委员长这番话的中国背景并不难。成思危援引安监总局李毅中局长的话说,我国由于生产安全问题每天死亡320人,而一些矿难完全是黑心矿主与地方官员相勾结,无视矿工死活、非法开采所酿成的恶果。其他如苏丹红事件、环境污染事件、农民工欠薪事件等企业社会责任事件也时有发生。

    这是资本的本来面目吗?不是,而是特定时期、特定历史背景下我们对资本的误读。资本和财富的背后是人,资本无道德,本质上是掌握资本的人缺乏道德。资本本身无善恶,决定资本善恶的,是使用它的人。企业作为现代社会中重要的经济活动组织,其行为已经影响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只为了追求本企业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而可以不顾其他人和组织的利益,那么社会必将陷入利益纠葛与争斗的混乱之中。正如公民要为社会承担对于国家和社会的责任与义务一样,“企业公民”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与义务:比如保护环境、保证产品质量、保障员工福利等。

    现实中不乏乐善好施,而且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富豪或企业家。如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就立嘱,将在去世后把几乎全部财富捐给慈善机构救助穷人。前不久刚刚辞世的中国香港富豪霍英东先生也是一生情系慈善事业。然而,即便有很多这样的楷模,还是有很多企业领导者和富人更愿意相信财富无道德的说法,或许,逃避责任是人之本能。如果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约束制度,谁也不愿意多承担责任。

    法律便肩负这一约束职能。完善的法律要使得违反社会责任、对社会利益造成侵害的企业组织马上付出代价。比如污染环境的企业必须立即做出赔偿,至于那些无视矿工死亡的企业,更要付出天价的赔偿,直到让其倒闭,让老板坐牢。当然,除了法律之外,还需要建立必要的制度缓冲。“企业社会责任认证”就是这样一种制度,它督促企业在生产经营的各个方面进行自我检视,如果达到各项指标,便能防患于未然。邓小平说过,好的制度能够让坏人做不了坏事。讲的就是制度的预防作用。

    今后的中国,富人会越来越多。此前的富人,本该作为后来者的楷模,发挥带动后富的作用,然而现实似乎表明,他们中的不少人,并不那么令人满意。怎么锻造中国富人的精神气质,依旧是个严肃的时代命题。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时评:锻造中国富人的精神气质.docx(Word 文档